香港人权监察对政府就<酷刑公约>向联合国提交的报告,有下列的初步回应:

1. 政府偏袒警务人员,无意执行刑事罪行(酷刑)条例:在张丽思一案(政府报告第14段)中,在法庭驳回四名被告警务人员上诉的判词中,描述受害人被抬到十六楼的栏杆上受恐吓要抛他落街、要他躺下并坐压在他身上、皮鞋塞口、出拳打胸、从耳鼻口灌水,至受害人应允他们的要求后,仍然要继续向他施刑至不省人事。任何无利益牵涉的人,都不难看到四人在施用私刑时,是畜意令受害人身心受到剧烈痛楚,完全合符酷刑罪的要求,可是政府却以难有合理机会入罪作藉口,只控以殴打导致他人身体受伤的较轻的控罪,不控以会导致终身监禁的酷刑罪行,令人怀疑投诉警察课在选择控罪时偏袒警务人员,而律政司在作检控最终决定时失职,未有执行酷刑条例,结果为香港制作出「没有酷刑」(政府报告第13段)的假象。如果政府连如此严重的私刑,也不控以酷刑罪,很难指望政府会执行酷刑条例,以伸张正义,收阻吓之效。

2. 政府并无回应九五年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批评香港投诉警察成立率甚低的问题,联合国质疑「警察自己查自己」的投诉处理制度属欠缺独立性和公信力,完全漠视联合国提出的投诉应由非警务人员处理的建议。

3. 政府在报告中提及九七年六月撤回<警监会条例草案>,但却含糊其词(政府报告第89段),没有交代当时的原因是立法局修订了政府的草案,赋予警监会调查警务人员的权力,政府为包庇警队的害群之马免受独立的调查监察,撤回草案,令联合国的建议落空。

4. 政府拒绝完整落实法律改革委员会的「逮捕问题报告书」内的建议,令市民在遭受截查、搜身、逮捕、拘留、落口供时,未有种种法律、制度和设施的有效保障,政府对此并无详细交代。

我们认为政府报告报喜不报忧,文过饰非,隐瞒重要事实,令人怀疑政府落实公约的诚意。人权监察正起草报告,提交联合国,使酷刑委员会能掌握政府隐瞒和误导委员会之处,以正联合国视听。


一 九 九 九 (c) 香 港 人 权 监 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