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毫无程序公义

声明

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


何秀兰、涂谨申两位民主派议员,就香港政府透过中央人民政府向人大常委会寻求重新解释<基本法>一些条文以图实质上推翻香港终审庭的判决,试图上京向中央有关当局表达反对意见,遭受无理阻挠。我们对中央有关当局这种做法感到遗憾。

据悉,航空公司的人员向两位香港议员解释,他们得到北京有关当局通知不容两位议员入境,因此未能让他们登机。若这些说法属实,这说明了中方一方面欢迎港府官员上京,提供方便,向他们承诺会协助港府提出的要求,更多次与他们会面,接受他们游说,但却阻止持不同意见的人士入境,令他们无法上京面见有关官员机构解释他们的看法。

中央当局这种偏听一方的偏倚立场,完全违反法治必须要做到公正的原则,令寻求公正的努力再度受挫,也令香港法治再蒙受打击,令人对由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更加失去信心。

这次事件,亦反映了人大常委会解释<基本法>的不公正之处。这种解释途径并非人人可用,违反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则,而是只限于香港行政机关,以及有权有势、接近中方权力核心的人士和政治上亲近北京的人士,令香港法治的前景蒙上更大的阴影。

在一个公正的司法制度下,对应否启动某种司法程序或对法律进行司法解释,均必须让与讼各方,透过公开公平的司法程序,提出证据,表达意见,相互辩论,让负责裁决的独立的、具法律专业知识而且有足够司法训练人士纯粹依据法理去作公正的裁决。这些过程,不单要做到公正,更要人人看到做到公正。即使立法程序,也应令受影响的人士,在公开公平的安排下,充分表达他们的意见,才符合程序公义的原则。

在这次事件中,人大和国务院的有关机构非但未见说服港府不要让人大开解释<基本法>的先例,更无尝试令有关的程序合符程序公义的原则,令人质疑中方维护香港法治的诚意。

我们亦对航空公司似乎未能平等地服务不同政见的人士表示遗憾,会就此研究可能的跟进工作。


一 九 九 九 (c) 香 港 人 权 监 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