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港 人 权 监 察

人 权 在 香 港

现 时 香 港 人 对 主 权 移 交 的 忧 虑 都 可 以 归 结 于 一 个 日 子 ━ 一 九 八 九 年 六 月 四 日 。 如 果 不 是 这 个 日 子 , 大 部 份 香 港 人 都 希 望 尽 快 回 归 祖 国 , 结 束 殖 民 地 统 治 。 但 可 惜 在 北 京 天 安 门 广 场 所 发 生 的 事 情 , 令 到 《 中 英 联 合 声 明 》 内 几 个 关 键 的 承 诺 一 下 子 给 摧 毁 了 。 在 这 之 前 , 中 英 双 方 对 于 香 港 将 来 的 「 高 度 自 治 」 都 采 取 一 个 比 较 宽 松 的 态 度 , 以 良 好 的 意 愿 来 讨 论 问 题 , 达 成 共 识 或 作 出 妥 协 。

在 一 九 八 四 年 中 英 双 方 联 署 《 中 英 联 合 声 明 》 的 时 候 , 无 人 能 够 预 见 中 国 历 史 上 的 另 一 次 惨 剧 。 当 「 天 安 门 事 件 」 出 现 后 , 英 国 政 府 觉 得 这 个 由 它 统 治 了 差 不 多 150年 的 殖 民 地 需 要 更 多 保 障 , 以 保 证 将 来 特 区 居 民 所 向 往 的 自 由 得 以 维 持 。

英 国 所 行 的 第 一 步 就 是 制 定 《 人 权 法 》 。 事 实 上 , 英 国 早 已 签 署 联 合 国 的 《 公 民 权 利 和 政 治 权 利 国 际 公 约 》 以 保 障 基 本 人 权 , 中 国 政 府 在 《 基 本 法 》 第 39条 亦 有 注 明 这 条 公 约 及 其 他 联 合 国 公 约 在 九 七 年 后 继 续 有 效 。 所 以 《 人 权 法 》 只 是 多 一 重 保 障 , 去 保 护 原 本 已 有 的 及 应 有 的 , 并 将 公 约 及 零 碎 的 法 律 条 文 确 认 的 权 利 , 写 成 一 份 本 地 的 法 律 文 件 。 而 这 条 条 例 得 到 香 港 市 民 一 致 支 持 , 在 经 过 一 些 修 订 后 , 已 于 九 一 年 六 月 八 日 生 效 。

但 是 中 国 政 府 却 不 接 受 这 条 条 例 , 它 认 为 既 然 《 基 本 法 》 已 承 诺 国 际 公 约 继 续 有 效 , 香 港 政 府 却 在 《 联 合 声 明 》 签 署 后 作 出 这 种 修 改 , 违 反 《 联 合 声 明 》 协 议 及 其 精 神 。 北 京 单 方 面 透 过 一 个 极 不 受 欢 迎 的 傀 儡 组 织 「 预 委 会 」 , 提 出 在 九 七 年 七 月 后 废 除 《 人 权 法 》 。 预 委 会 声 称 还 原 六 条 很 久 已 没 有 采 用 而 富 压 制 性 殖 民 地 条 例 , 这 些 条 例 直 接 限 制 市 民 的 言 论 、 新 闻 、 集 会 及 结 社 自 由 , 它 们 因 违 返 《 人 权 法 》 而 被 修 订 。

而 前 首 席 大 法 官 杨 铁 梁 爵 士 也 卷 入 其 中 争 议 , 更 令 公 众 感 到 不 安 。 在 一 个 民 主 社 会 内 , 司 法 人 员 应 保 持 「 政 治 中 立 」 , 但 杨 爵 士 却 未 经 深 思 熟 虑 下 在 一 个 私 人 晚 宴 上 向 一 位 中 方 官 员 表 达 他 的 意 见 。 他 认 为 《 人 权 法 》 在 香 港 法 律 体 系 中 多 加 一 层 , 令 到 法 官 运 用 时 出 现 困 难 。 法 律 专 家 对 此 事 更 加 疑 惑 , 但 不 是 对 《 人 权 法 》 的 地 位 问 题 , 因 为 作 为 新 立 的 法 例 , 它 只 会 优 先 于 已 往 法 例 , 而 是 香 港 的 首 席 司 法 人 员 竟 然 无 法 理 解 这 点 。 而 一 般 市 民 亦 对 他 在 这 种 场 合 中 讨 论 如 此 政 治 敏 感 问 题 缺 乏 判 断 力 的 表 现 感 到 震 惊 。

杨 爵 士 已 角 逐 首 任 「 特 区 行 政 首 长 」 及 已 辞 去 大 法 官 职 位 。 现 在 解 释 这 条 法 案 的 责 任 便 会 落 在 他 的 继 任 人 身 上 。 我 们 希 望 这 位 人 士 能 清 楚 确 认 《 人 权 法 》 的 本 质 和 重 要 性 。

现 时 另 一 个 对 「 一 国 两 制 」 的 障 碍 就 是 《 基 本 法 》 第 23条 , 它 写 明 容 许 特 区 政 府 自 行 立 法 阻 止 「 叛 国 、 分 裂 国 土 、 煽 动 叛 乱 及 颠 覆 中 央 人 民 政 府 等 行 为 。 」 在 中 国 大 陆 , 政 府 对 这 些 「 罪 行 」 解 释 是 非 常 模 糊 的 。 明 报 记 者 席 扬 便 因 发 表 一 份 资 料 , 而 被 控 「 泄 露 国 家 机 密 」 罪 , 而 其 实 那 份 资 料 只 是 政 府 部 门 所 做 的 经 济 数 字 , 并 已 为 其 他 传 媒 报 导 。 因 为 这 种 所 谓 「 罪 行 」 , 席 扬 便 被 剥 夺 了 12 年 的 自 由 。 从 这 件 事 件 看 来 , 由 将 来 傀 儡 立 法 机 关 去 立 法 界 定 《 基 本 法 》 第 23 条 , 是 令 人 极 为 担 忧 的 。

港 澳 办 主 任 鲁 平 先 生 重 覆 地 试 图 恢 复 香 港 人 的 信 心 , 但 他 谈 话 内 容 却 是 自 相 矛 盾 及 缺 乏 说 服 力 。 他 认 为 九 七 年 后 香 港 人 的 生 活 会 更 好 , 中 国 会 容 许 更 多 的 民 主 , 更 大 程 度 的 新 闻 自 由 及 香 港 会 继 续 繁 荣 。 但 现 实 上 , 现 时 由 部 份 直 选 产 生 的 立 法 局 , 却 在 九 七 年 被 迫 解 散 , 由 北 京 政 府 所 筛 选 , 一 个 毫 无 法 理 基 础 的 临 时 立 法 会 所 取 代 。 最 近 鲁 平 先 生 在 解 释 他 对 新 闻 自 由 概 念 时 竟 说 报 纸 可 以 报 道 台 湾 争 取 独 立 , 但 绝 不 能 在 评 论 中 表 示 支 持 , 这 就 是 所 谓 更 「 多 」 的 民 主 和 更 「 大 」 程 度 的 新 闻 自 由 !

在 香 港 , 一 般 市 民 对 中 国 政 府 都 采 取 「 听 其 言 , 观 其 行 」 的 态 度 。 中 国 大 陆 虽 然 不 断 在 变 , 但 仍 然 是 一 个 专 制 政 权 , 压 制 着 人 民 反 对 的 声 音 。 在 邓 小 平 开 放 改 革 的 政 策 下 , 很 多 地 方 都 有 所 改 进 ; 但 是 , 它 始 终 无 法 接 受 「 不 同 意 见 的 表 达 是 一 种 健 康 现 象 , 对 整 体 社 会 的 发 展 和 繁 荣 都 有 积 极 的 贡 献 」 这 个 事 实 。 它 亦 不 能 理 解 游 行 示 威 会 更 能 保 障 而 非 破 坏 政 治 安 定 。

而 更 令 人 不 安 的 , 是 现 今 中 国 领 导 人 并 不 明 白 , 香 港 现 有 的 活 力 和 幸 福 , 是 建 基 于 个 人 自 由 得 以 保 障 及 法 治 精 神 得 以 落 实 之 上 。 中 国 国 家 主 席 江 泽 民 在 九 月 接 受 一 份 法 国 报 章 访 问 时 表 示 , 香 港 的 繁 荣 进 步 主 要 是 靠 香 港 人 的 企 业 精 神 及 内 地 的 支 持 , 而 他 在 今 年 初 与 一 位 香 港 银 行 界 人 士 作 私 人 讨 论 时 , 曾 表 示 他 本 身 并 不 明 白 法 治 的 重 要 性 ! 其 实 这 并 不 希 奇 , 法 律 在 中 国 是 一 种 「 专 政 工 具 」 , 操 纵 在 政 府 手 上 ; 而 在 香 港 , 则 「 法 律 面 前 , 人 人 平 等 」 , 政 府 亦 要 向 法 律 负 责 及 受 其 约 束 , 正 如 其 他 普 通 市 民 一 样 。 这 正 是 防 止 滥 权 、 专 制 、 独 裁 和 贪 污 的 最 有 效 方 法 。

在 不 明 白 这 些 概 念 的 人 治 下 , 人 民 是 非 常 不 安 的 , 但 我 们 还 有 些 微 乐 观 的 理 由 。 中 国 正 在 改 变 , 虽 然 速 度 很 慢 或 者 间 中 出 现 倒 退 的 情 况 。 最 近 中 国 政 府 向 香 港 「 民 主 派 」 提 出 友 好 的 姿 态 , 显 示 北 京 政 府 对 香 港 的 政 策 或 许 较 前 宽 松 。 而 中 国 共 产 党 的 政 治 局 亦 提 出 在 香 港 及 台 湾 的 问 题 上 , 不 能 有 「 过 左 」 的 政 策 。 当 然 最 后 我 们 要 等 到 政 策 真 正 落 实 , 才 能 作 出 准 确 判 断 。

直 到 临 时 立 法 会 的 成 立 , 我 们 才 能 知 了 它 具 体 的 运 作 ; 直 到 第 一 份 批 评 中 国 政 策 的 文 章 见 报 , 我 们 才 知 新 闻 自 由 是 否 得 到 保 障 ; 直 到 第 一 批 人 士 在 中 环 示 威 , 我 们 才 知 言 论 及 集 会 自 由 是 否 真 的 得 以 维 持 。 在 这 之 前 , 无 人 能 准 确 预 测 得 到 中 国 的 承 诺 是 否 兑 现 。 中 国 政 府 以 往 的 纪 录 并 不 良 好 , 但 只 要 香 港 人 能 决 心 争 取 所 承 诺 的 权 利 , 希 望 尚 在 人 间 。 这 需 要 我 们 站 在 一 起 。 富 兰 克 林 曾 经 说 过 : 「 那 些 愿 意 牺 牲 个 人 自 由 以 换 取 安 全 的 人 , 理 应 一 无 所 有 。 」


1996/1997 (c) 香 港 人 权 监 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