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成立人權委員會資源網頁



人權監察特派員手記:記第十四屆亞太區國家人權委員會論壇
(APF)及亞洲國家人權委員會民間團體監督網絡(ANNI)工作坊


期:2009年8月3日至8月6日
文:徐嘉穎
 

 第十四屆亞太區國家人權委員會論壇會議(APF)在八月三日至八月六日於約旦安曼一所五星級酒店會議廳舉行。酒店位於超然隔絕的高地,井然有序,唯獨人跡人語疏落,甚有人權理念與大眾依然遙遠的意味。會議參加者包括APF會員,即來自亞太區十三個國家人權委員會代表、聯合國高級專員、國際推動及保護人權之國家機構協調委員會(ICC)主席、來自亞太區國家的政府官員、國際及本土民間團體代表等等。首兩天為政務會議,後兩天為周年會議,當中第三日有人權委員會代表匯報時間及民間團體介入的環節,讓民間團體向APF表達訴求,遊說他們把特定議題納入關注。第四日則是主題討論,今年主題為人權與貪污以及人權與宗教信仰。結束會議前,APF就其行政行排、關注議題、相關行動、民間團體訴求等發表年度結論聲明。

 

民間團體工作坊

早於四月,ANNI在柬埔寨舉辦第二屆區域諮詢工作坊,讓民間團體代表就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情況作報告,爾後集成ANNI 亞洲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表現及設立2009年度報告,並提交APF。在民間團體參與APF會議前,阿拉伯與亞太區民間團體則出席四日的工作坊,探討國家人權委員會在本土、區域及國際間推廣及保障人權的角色,以及商討APF會議民間團體介入環節的協調與對策。席間,與會者分享國內人權狀況、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立及運作、與民間團體合作及運用國際人權機制的經驗,亦曾就在亞太區國家人權委員會運作經驗的基礎上重新檢閱《巴黎原則》並編寫實務指引、ICC的發展方向、設立區域人權保障機制等議題作出討論。其後,與會者分別就人權委員會制度議題、特定議題及特定國家嚴峻的人權狀況擬定民間團體聲明,而ANNI的聲明則按ANNI2009年度報告的內容,並準備在APF會議的民間團體介入環節發表上述聲明及進行遊說工作。

 

民間團體聯合聲明

有關人權委員會制度議題的聲明,分別就設立及加強國家人權委員會、設立及加強區域機制、結合國際人權保障機制與國家人權委員會之工作、民間團體於APF會議的參與以及保護人權捍衛者的議題作出建議。當中就沒有國家人權委員會的亞太區國家而言,民間團體促請APF與該國家政府及民間團體緊密合作,設立國家人權委員會,包括邀請其政府代表出席與觀察APF會議,這些國家包括:巴林、柬埔寨、中國、香港、科威特、黎巴嫩、日本、阿曼、科威特、台灣、阿拉伯聯合酋長國及也門。有關特定議題的聲明,分別就國家人權委員會於貪污、推廣宗教及信仰自由、移民及人口販賣議題的角色,以及法學家諮詢委員會(ACJ)就性傾向及性別身分的建議表達訴求。當中就移民勞工、尋求政治庇護者以及難民議題,民間團體促請國家人權委員會確保,不論是何種身分,所有移民勞工及其家人的權利得以保障。有關性傾向及性別認同之議題,民間團體則促請APF公佈以及把《日惹原則—關於將國際人權法應用到性傾向和性別認同相關事務的原則》於亞太區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工作主流化,並把性傾向及性別認同議題納入下一次的ACJ與民間團體商議的參考。而ANNI的聲明,則指出亞洲國家人權委員會每況愈下的獨立性、黑箱作業的遴選主席及委員機制以及處理違反人權投訴的無力回應的共同弊病,並就具透明度、公民參與等的遴選主席及委員機制以及國家人權委員會與民間團體的充份合作作出建議。有關聲明內容的詳情,請參閱聲明原文。

 

為自己發聲—民間團體在APF會議的參與

APF會議的第三天,先是亞太區國家人權委員會代表作出不多於五分鐘的匯報。大部分代表在短時間如數家珍地描述過去一年的工作,有國家代表甚至沒有作出匯報,只有少數談及人權委員會面對的挑戰、限制及反思,本來擔當捍衛人權角色的人權委員會,竟像那種慣性地隱惡揚善官僚的政府部門。問答環節亦不見踴躍,幸好亦開放予其他與會者,民間團體代表可把握此機會,就其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表現作出公開質詢,讓各國國家人權委員會知道他們是被監察著。而對於沒有人權委員會的國家及民間團體代表,則是個偷師國家人權委員會實際運作以及困難的機會,以為國家人權委員會的設立多做點準備。

 

在民間團體介入環節,民間團體代表發表了上文提及的四份聲明,促請APF把民間團體的關注納入結論聲明。事前,亞洲論壇的代表曾提醒,沒有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國家,即柬埔寨、日本、台灣以及香港的民間團體代表大可趁此機會發聲,表達各自的人權狀況及促請APF提出特別關注,因APF有責任協助沒有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國家設立人權委員會。其後,我們就此發言。也許會石沉大海,未能因此得到APF的特別關注,但發了聲,讓在場的國家人權委員會代表及區域民間社會得知悉此事,也許會埋下種子,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

 

外力重要,內力更重要

這次會議印象最深刻的,是亞洲論壇代表在民間團體工作坊分享的一席話。在回應APF如何支持、鼓勵及推動沒有國家人權委員會的國家去成立符合《巴黎原則》的人權委員會時,亞洲論壇代表指出,民間團體可借助國際人權保障機制(如普遍定期審查Universal Periodical Review)向政府施加壓力,亦可要求APF為該國家就設立人權委員會提供技術上的支援,民間團體亦可組成聯盟,透過公眾教育或草擬民間草案等方法持之以恆地爭取。外力重要,內力更為重要,推動設立人權委員會的關鍵,終究在於本土民間社會的團結及強烈訴求。這正正是,對我們,面對九次拒絕聯合國委員會設立人權委員會的建議並砌詞狡辯厚顏無恥的香港政府的我們,一個很好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