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監察對政府就<酷刑公約>向聯合國提交的報告,有下列的初步回應:

1. 政府偏袒警務人員,無意執行刑事罪行(酷刑)條例:在張麗思一案(政府報告第14段)中,在法庭駁回四名被告警務人員上訴的判詞中,描述受害人被抬到十六樓的欄杆上受恐嚇要拋他落街、要他躺下並坐壓在他身上、皮鞋塞口、出拳打胸、從耳鼻口灌水,至受害人應允他們的要求後,仍然要繼續向他施刑至不省人事。任何無利益牽涉的人,都不難看到四人在施用私刑時,是畜意令受害人身心受到劇烈痛楚,完全合符酷刑罪的要求,可是政府卻以難有合理機會入罪作藉口,只控以毆打導致他人身體受傷的較輕的控罪,不控以會導致終身監禁的酷刑罪行,令人懷疑投訴警察課在選擇控罪時偏袒警務人員,而律政司在作檢控最終決定時失職,未有執行酷刑條例,結果為香港製作出「沒有酷刑」(政府報告第13段)的假象。如果政府連如此嚴重的私刑,也不控以酷刑罪,很難指望政府會執行酷刑條例,以伸張正義,收阻嚇之效。

2. 政府並無回應九五年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批評香港投訴警察成立率甚低的問題,聯合國質疑「警察自己查自己」的投訴處理制度屬欠缺獨立性和公信力,完全漠視聯合國提出的投訴應由非警務人員處理的建議。

3. 政府在報告中提及九七年六月撤回<警監會條例草案>,但卻含糊其詞(政府報告第89段),沒有交代當時的原因是立法局修訂了政府的草案,賦予警監會調查警務人員的權力,政府為包庇警隊的害群之馬免受獨立的調查監察,撤回草案,令聯合國的建議落空。

4. 政府拒絕完整落實法律改革委員會的「逮捕問題報告書」內的建議,令市民在遭受截查、搜身、逮捕、拘留、落口供時,未有種種法律、制度和設施的有效保障,政府對此並無詳細交代。

我們認為政府報告報喜不報憂,文過飾非,隱瞞重要事實,令人懷疑政府落實公約的誠意。人權監察正起草報告,提交聯合國,使酷刑委員會能掌握政府隱瞞和誤導委員會之處,以正聯合國視聽。


一 九 九 九 (c) 香 港 人 權 監 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