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港 人 權 監 察

人 權 法 案 的 司 法 詮 釋

( 香 港 人 權 監 察 在 九 六 年 十 月 底 向 駐 日 內 瓦 的 聯 合 國 人 權 委 員 會 , 批 評 香 港 法 庭 對 維 護 人 權 缺 乏 承 擔 , 令 人 權 法 中 的 權 利 未 能 得 到 有 效 的 保 障 。 今 期 我 們 刊 登 了 兩 編 文 章 , 探 討 香 港 法 庭 和 司 法 人 員 對 人 權 法 的 態 度 。 本 文 摘 自 本 會 會 員 日 思 佳 教 授 的 論 文 《 香 港 人 權 法 案 的 司 法 政 治 》 , 副 題 為 編 輯 所 加 。 )

• 自 由 主 義 的 分 水 嶺

在 《 香 港 人 權 法 案 條 例 》 通 過 幾 個 月 後 , 1991年 9月 的 上 訴 庭 在 英 皇 訴 冼 友 明 ( 1991) 一 案 , 奠 定 了 法 庭 詮 釋 人 權 法 的 手 法 。 上 訴 庭 指 出 , 基 於 兩 點 , 須 用 全 新 的 手 法 來 詮 釋 人 權 法 。 第 一 點 , 條 例 目 的 是 將 《 公 民 權 利 和 政 治 權 利 國 際 公 約 》 收 納 入 香 港 法 律 , 是 要 履 行 這 條 國 際 公 約 的 責 任 , 因 此 , 詮 釋 人 權 法 的 條 文 時 , 必 須 符 合 公 約 的 責 任 , 而 非 與 之 矛 盾 , 前 提 當 然 是 條 文 能 夠 合 理 地 被 理 解 成 這 樣 。 上 訴 庭 焦 忻 副 庭 長 總 結 說 : 「 解 釋 人 權 法 時 , 用 的 是 公 約 提 供 給 我 們 的 透 視 鏡 , 我 們 再 不 要 受 制 於 一 般 解 釋 法 例 條 文 的 原 則 , 也 不 要 再 受 制 於 我 們 法 律 訓 練 中 固 有 的 普 通 法 成 規 。 」 他 以 「 依 法 」 ( according to law) 一 詞 為 例 , 袛 是 證 明 本 地 法 律 中 有 這 樣 的 規 定 仍 不 足 夠 , 「 依 法 」 還 要 自 動 地 包 括 以 下 的 意 思 , 即 這 項 法 律 也 要 達 到 合 理 和 合 比 例 的 要 求 。 同 樣 地 , 由 於 公 約 源 自 國 際 , 所 以 , 施 行 普 通 法 而 人 權 法 案 又 有 凌 駕 地 位 的 地 區 ( 譬 如 加 拿 大 、 美 國 ) 的 判 例 , 聯 合 國 人 權 委 員 會 的 意 見 和 裁 決 , 以 至 歐 洲 人 權 法 庭 的 法 律 意 見 , 都 可 以 借 鏡 。

第 二 個 因 素 是 人 權 法 在 本 土 的 地 位 , 特 別 是 被 《 英 皇 制 誥 》 所 鞏 固 。 所 以 , 人 權 法 是 一 份 憲 制 性 的 法 律 文 件 , 用 來 保 障 權 利 和 自 由 , 所 以 要 以 一 種 顧 全 立 法 目 的 、 寬 大 的 角 度 來 詮 釋 人 權 法 。 基 於 上 述 考 慮 , 我 們 需 要 「 一 個 全 新 的 法 學 角 度 」 來 詮 釋 人 權 法 。

• 雙 重 查 究

對 於 怎 樣 審 理 侵 權 投 訴 這 個 較 為 實 際 的 問 題 , 上 訴 庭 主 要 採 納 加 拿 大 《 權 利 及 自 由 憲 章 (1985)》 ( the Charter of Rights and Freedoms (1985)) 的 手 法 。 這 種 手 法 建 基 於 憲 章 的 第 一 條 。 該 條 容 許 對 人 權 有 「 合 理 限 制 」 , 只 要 這 些 限 制 「 在 自 由 及 民 主 的 社 會 可 以 舉 證 證 明 是 合 理 的 」 。 這 需 要 雙 重 查 究 : 第 一 要 查 究 有 否 侵 犯 人 權 ; 第 二 要 查 究 可 否 證 明 這 項 侵 權 是 合 理 的 : 如 果 立 法 目 的 是 因 應 迫 切 的 社 會 需 要 ( 必 要 性 的 測 試 ) , 法 律 中 定 下 的 侵 權 手 段 又 符 合 立 法 目 的 ( 合 理 性 的 測 試 ) , 並 將 侵 犯 人 權 的 程 度 減 至 最 低 , 以 及 限 制 人 權 的 影 響 與 目 的 重 要 程 度 比 例 相 稱 ( 相 稱 的 測 試 ) , 侵 權 才 可 以 證 明 是 合 理 的 。 上 訴 庭 認 為 , 證 明 限 制 是 必 要 的 責 任 全 在 政 府 , 而 且 列 舉 的 證 據 「 說 服 力 要 強 」 。 「 個 人 的 利 益 與 社 會 的 利 益 定 要 取 得 平 衡 , 但 若 以 國 際 公 約 的 內 容 、 目 的 和 目 標 觀 之 , 還 是 要 偏 重 個 人 的 利 益 。 」

其 後 幾 宗 案 件 都 沿 襲 了 這 種 雙 重 查 究 的 手 法 , 但 是 , 有 必 要 在 此 指 出 , 這 種 手 法 的 各 個 方 面 , 在 人 權 法 , 都 找 不 到 條 文 根 據 。 人 權 法 案 , 並 無 一 般 性 的 限 制 條 款 ; 每 一 項 准 予 限 制 的 權 利 , 都 有 詳 細 列 明 可 以 施 加 限 制 的 情 況 ( 理 據 ) 和 限 度 , 亦 有 權 利 被 寫 成 在 任 何 情 況 都 不 容 侵 犯 。 其 次 , 人 權 法 案 並 無 提 到 「 自 由 和 民 主 的 社 會 」 ( 其 實 , 基 本 法 和 現 時 的 選 舉 安 排 故 意 排 除 了 全 面 民 主 , 而 人 權 法 案 並 無 此 要 求 。 ) , 人 權 法 案 的 行 文 結 構 , 並 無 必 要 依 循 加 拿 大 法 院 所 建 立 的 相 稱 結 論 。 上 訴 庭 認 為 可 以 採 納 雙 重 查 究 , 因 為 美 國 及 遵 守 歐 洲 人 權 公 約 的 地 方 , 也 沒 有 像 加 拿 大 那 樣 的 明 文 公 式 , 但 它 們 一 樣 得 出 了 類 似 的 結 論 。 這 證 實 了 大 衛 . 比 提 ( David Beatty) 的 觀 點 — — 無 論 怎 樣 表 達 對 權 利 的 限 制 , 不 同 的 法 庭 都 傾 向 確 立 「 合 理 性 測 試 」 及 「 相 稱 測 試 」 。 籠 統 來 說 , 上 訴 庭 的 決 定 是 進 步 的 , 並 建 立 了 恰 當 、 詳 細 和 有 用 的 架 構 去 處 理 詮 釋 及 限 制 人 權 的 問 題 。

• 轉 捩 點

在 律 政 司 訴 李 廣 吉 ( 1993) 一 案 中 , 樞 密 院 首 次 考 慮 人 權 法 , 對 其 上 述 分 析 架 構 某 些 方 面 的 價 值 存 疑 , 並 建 議 修 改 。 胡 夫 爵 士 在 判 詞 中 說 出 樞 密 院 的 意 見 , 肯 定 人 權 法 有 憲 法 地 位 , 並 須 要 從 顧 全 立 法 維 護 人 權 目 的 的 、 寬 大 的 角 度 來 詮 釋 。 他 支 持 採 用 外 地 的 案 例 , 但 要 小 心 這 些 案 例 可 能 不 全 部 都 適 用 於 香 港 的 情 況 。 他 特 別 批 評 加 拿 大 的 法 庭 所 採 用 的 雙 重 查 究 方 法 太 過 複 雜 , 有 時 更 會 令 人 誤 解 。 他 又 認 為 : 無 論 人 權 法 列 出 的 權 利 是 如 何 地 不 容 施 限 , 但 是 人 權 法 中 沒 有 一 項 權 利 是 絕 對 的 , 理 由 是 所 有 一 般 性 的 法 律 條 款 , 都 「 永 遠 受 到 隱 含 的 限 制 」 ( 第 92頁 ) 。 恕 我 唐 突 , 在 人 權 案 件 中 提 出 這 種 講 法 , 頗 不 謹 慎 , 而 且 未 經 細 心 分 析 人 權 法 內 施 限 的 安 排 。 ( 難 道 禁 止 酷 刑 也 受 到 類 似 的 限 制 ? )

胡 夫 爵 士 促 請 香 港 的 法 庭 棄 用 這 種 雙 重 查 究 方 法 。 在 多 數 的 情 況 下 , 袛 要 研 究 法 律 條 款 的 實 質 後 , 便 容 易 判 定 它 有 否 牴 觸 人 權 法 。 「 當 真 的 遇 到 模 稜 兩 可 的 艱 難 個 案 , 才 參 攷 加 拿 大 法 院 依 《 加 拿 大 憲 章 》 第 一 條 提 出 的 方 法 。 縱 使 這 樣 做 , 也 不 須 硬 性 地 或 一 步 跟 一 步 地 緊 跟 去 做 測 試 ; 得 出 來 的 結 果 也 不 須 視 作 定 論 , 而 應 該 視 為 有 用 的 一 般 性 指 引 。 當 看 看 周 克 一 案 ( 編 者 按 : 加 拿 大 案 例 Chaulk) 關 於 相 稱 性 的 說 法 , 這 點 便 特 別 真 確 : 個 人 的 利 益 與 社 會 的 利 益 需 要 取 得 平 衡 , 此 乃 普 遍 性 原 則 容 許 有 例 外 的 理 據 所 在 。 」 請 原 諒 我 率 直 , 可 以 這 樣 說 , 人 權 法 案 至 少 引 進 了 一 些 類 似 雙 重 查 究 的 程 序 。 除 絕 對 權 利 外 , 人 權 法 案 的 寫 法 是 先 列 明 權 利 , 然 後 在 緊 接 其 後 的 分 節 訂 出 限 制 權 利 的 理 據 , 正 因 如 此 , 一 旦 我 們 初 步 發 現 有 權 利 受 到 限 制 , 一 定 要 查 究 人 權 法 案 是 否 為 這 限 制 提 供 了 依 據 。

胡 夫 爵 士 就 如 何 應 用 人 權 法 提 出 的 指 引 , 與 他 先 前 支 持 的 手 法 , 即 要 以 一 種 顧 全 立 法 目 的 、 寬 大 , 與 及 要 尊 重 有 關 的 國 際 司 法 意 見 , 有 點 不 一 致 : 依 照 他 的 指 引 , 很 多 時 政 府 已 無 必 要 去 證 明 有 足 夠 重 大 的 目 標 , 足 以 為 一 項 限 制 條 款 的 合 理 性 , 提 供 法 律 上 的 理 據 : 因 為 法 庭 應 假 設 有 此 理 據 。 胡 夫 爵 士 提 醒 法 庭 , 政 策 問 題 主 要 是 立 法 機 構 的 責 任 ( 即 使 該 條 款 是 由 殖 民 地 無 代 表 性 的 立 法 機 關 所 訂 立 的 ) , 藉 以 遏 止 積 極 活 躍 的 司 法 人 員 。 另 一 方 面 , 他 批 評 , 尖 刻 地 針 對 法 例 中 的 「 法 定 被 告 承 責 抗 辯 」 ( 規 定 被 告 有 責 任 證 明 自 己 無 罪 , 否 則 作 有 罪 論 的 法 例 條 文 ) 於 事 無 補 , 因 為 這 樣 袛 會 鼓 勵 立 法 機 關 在 立 法 時 , 採 用 別 的 起 草 行 文 技 巧 , 令 受 同 一 罪 名 起 訴 的 人 , 同 樣 無 助 。 ( 這 個 立 法 機 關 不 正 是 那 個 負 責 政 策 問 題 的 立 法 機 關 嗎 ? )

他 的 結 論 中 , 強 烈 地 顯 示 了 樞 密 院 對 香 港 法 庭 處 理 人 權 法 方 式 的 不 安 。 「 當 香 港 司 法 人 員 著 緊 地 維 護 人 權 法 案 中 個 人 權 利 的 時 候 , 也 必 須 確 保 別 讓 對 它 效 力 的 爭 訟 不 受 控 制 , 必 須 待 之 以 現 實 主 義 和 常 識 , 並 合 乎 比 例 , 否 則 法 案 會 變 成 不 義 而 非 公 義 的 根 源 , 而 且 會 失 去 公 眾 的 支 持 。 」

• 落 在 溫 床 上 的 『 權 威 言 論 』

這 些 評 論 已 變 成 護 身 符 , 是 當 今 為 政 府 代 表 律 師 ( 和 法 官 ) 最 常 引 用 的 權 威 , 作 為 限 制 人 權 的 辯 解 。 這 些 言 論 , 恰 巧 踫 上 重 大 的 資 深 司 法 人 員 人 事 變 遷 、 中 方 抨 擊 人 權 法 、 與 及 政 治 上 敏 感 的 選 舉 制 度 和 言 論 自 由 的 案 件 , 它 們 就 仿 如 落 在 溫 床 上 一 般 。 不 管 樞 密 院 的 意 圖 為 何 , 它 的 判 詞 已 成 為 人 權 法 訴 訟 的 轉 捩 點 , 對 司 法 分 析 架 構 和 人 權 領 域 的 拓 展 , 都 造 成 負 面 的 影 響 。 對 有 些 人 而 言 , 這 些 判 詞 , 不 過 是 樞 密 院 在 英 聯 邦 人 權 案 件 上 訴 史 上 , 又 一 次 典 型 的 拙 劣 的 紀 錄 — — 先 而 把 權 利 掛 在 嘴 上 , 繼 而 用 狹 隘 的 法 例 解 釋 手 法 去 否 定 它 , 一 般 就 是 順 從 原 地 的 行 政 和 立 法 機 關 。 問 題 不 是 無 需 要 去 均 衡 , 而 是 胡 夫 爵 士 並 無 提 供 一 個 均 衡 的 方 法 。 薄 諳 度 指 出 : 「 人 權 法 案 , 需 要 我 們 有 系 統 而 嚴 謹 地 , 審 視 既 有 並 廣 為 人 們 接 受 的 法 律 和 做 法 , 以 確 保 它 們 合 乎 當 代 人 權 價 值 觀 。 樞 密 院 窒 礙 了 這 種 想 法 , 就 扼 殺 了 司 法 界 發 展 一 建 設 性 而 又 有 意 義 的 角 色 , 去 覆 核 立 法 決 定 , 同 時 鼓 勵 立 法 和 行 政 兩 翼 輕 忽 人 權 的 攷 慮 , 因 為 司 法 界 的 恭 順 , 大 大 減 輕 了 他 們 對 決 定 可 能 被 法 庭 推 翻 的 顧 慮 。 」

若 果 有 關 的 標 準 , 真 像 有 些 人 理 解 胡 夫 爵 士 的 那 般 鬆 懈 , 就 有 「 危 險 」 , 因 為 樞 密 院 可 能 正 在 失 去 督 導 香 港 司 法 發 展 的 能 力 : 很 難 透 過 上 訴 過 程 , 管 制 在 判 案 時 如 何 運 用 「 常 識 」 。 樞 密 院 另 一 個 判 例 ( 明 報 訴 律 政 司 ) 就 令 它 更 加 疏 離 香 港 的 司 法 過 程 : 樞 密 院 對 香 港 法 庭 , 用 上 了 歐 洲 人 權 法 庭 發 展 的 「 認 知 界 限 」 的 觀 念 , 即 是 說 , 在 當 地 法 庭 研 究 一 項 法 規 有 否 必 要 性 時 , 與 及 當 地 立 法 機 構 探 討 社 會 經 濟 政 策 時 , 不 會 干 預 「 甚 麼 是 公 共 利 益 的 判 斷 , 除 非 該 項 判 斷 明 顯 地 缺 乏 基 礎 」 。 由 於 香 港 法 庭 已 給 免 卻 了 責 任 , 研 究 一 項 對 人 權 的 限 制 是 否 合 理 和 合 乎 比 例 時 , 不 必 作 細 緻 而 有 系 統 的 分 析 , 法 官 單 憑 個 人 的 評 估 , 不 必 再 透 過 小 心 羅 列 證 據 , 就 可 以 取 代 在 人 權 訴 訟 中 似 不 可 少 的 研 訊 。 在 某 種 程 度 上 , 這 正 是 明 報 一 案 中 發 生 的 情 況 , 案 中 法 官 一 大 串 有 關 貪 污 禍 害 和 政 府 空 口 的 言 詞 , 就 給 接 受 為 證 明 貪 污 猖 獗 的 充 分 證 據 。

• 進 一 步 的 倒 退

直 至 最 近 , 所 有 法 庭 均 接 納 冼 友 明 案 訂 立 、 並 為 李 廣 吉 案 所 調 整 的 分 析 架 構 ( 那 管 實 際 上 冼 案 判 詞 的 精 神 , 並 未 有 激 起 所 有 法 官 的 熱 情 ) , 可 是 冼 案 提 出 的 方 法 , 現 在 首 次 受 到 挑 戰 , 挑 戰 來 自 一 位 高 等 法 院 大 法 官 ( 黃 式 英 ) 。 黃 官 在 關 江 有 限 公 司 訴 城 市 規 劃 委 員 會 司 法 覆 核 一 案 中 , 經 過 有 點 字 面 公 式 化 的 分 析 後 , 認 為 《 人 權 法 案 條 例 》 不 過 是 一 條 普 通 的 條 例 , 並 無 憲 法 地 位 ; 而 人 權 法 案 是 基 於 《 公 民 權 利 和 政 治 權 利 國 際 公 約 》 的 , 公 約 又 是 國 與 國 之 間 的 妥 協 產 物 , 因 此 法 庭 在 解 釋 它 時 , 要 有 節 制 , 即 「 袛 能 詮 釋 出 不 多 於 其 文 字 所 載 能 引 伸 的 意 義 」 ; 外 地 的 案 例 應 避 免 引 用 , 因 為 「 其 他 地 區 的 和 國 際 的 法 律 文 件 , 是 不 同 環 境 和 狀 況 的 產 物 」 ( 第 300頁 ) , 法 庭 亦 應 拒 絕 「 誘 惑 」 , 包 括 「 外 地 複 雜 的 法 律 意 見 , 與 及 歐 洲 人 權 法 庭 似 乎 無 休 無 止 的 文 獻 」 。 由 於 這 些 原 因 , 詮 釋 人 權 法 案 , 應 該 基 於 普 通 法 , 而 非 依 公 約 而 特 立 獨 行 。 冼 案 的 所 謂 權 威 被 攻 擊 為 不 過 是 一 個 法 官 ( 焦 忻 副 庭 長 ) 的 看 法 。 希 望 我 的 話 不 致 冒 犯 他 人 , 這 種 衝 著 上 訴 庭 ( 含 蓄 地 也 是 衝 著 樞 密 院 ) 的 正 面 的 攻 擊 , 是 勇 猛 而 令 人 震 慄 的 。 可 是 , 在 寫 本 文 時 , 黃 官 的 判 決 已 得 到 上 訴 庭 的 肯 定 , 雖 然 , 維 持 原 判 對 詮 釋 人 權 法 案 的 手 法 有 何 影 響 , 仍 未 清 楚 , 因 為 判 詞 尚 未 刊 出 。

• 總 結

法 庭 很 早 就 到 達 了 自 由 主 義 的 頂 點 — — 上 訴 庭 在 判 決 冼 友 明 一 案 初 試 啼 聲 時 已 到 此 高 峰 。 雖 然 樞 密 院 在 李 廣 吉 一 案 中 似 在 認 可 冼 案 的 判 決 , 但 正 如 黃 官 在 關 江 一 案 中 精 微 地 點 出 , 樞 密 院 實 在 熱 誠 不 足 , 而 且 開 始 從 水 位 高 處 退 潮 。 從 此 , 很 多 高 院 和 上 訴 庭 的 法 官 , 實 質 上 都 已 放 棄 了 系 統 地 作 合 理 性 和 合 乎 比 例 的 分 析 , 與 及 小 心 地 平 衡 人 權 的 價 值 , 與 急 迫 的 社 會 、 政 治 需 要 。 那 管 有 關 逃 債 、 貪 污 , 還 是 販 毒 , 社 會 分 析 資 料 已 不 再 如 先 前 那 樣 必 要 , 已 由 某 種 「 司 法 知 悉 」 (judicial notice)所 取 代 。 法 庭 仍 然 願 意 攷 慮 來 自 其 他 地 區 的 案 例 , 某 些 範 疇 仍 受 到 探 討 , 但 是 現 時 需 要 已 經 不 大 了 。 外 地 案 例 的 應 用 也 並 非 很 一 致 , 立 場 相 近 時 法 庭 就 引 用 之 , 否 則 就 被 視 為 無 關 宏 旨 而 遭 捨 棄 。 現 時 有 一 種 傾 向 , 就 是 退 回 普 通 法 的 框 框 , 並 以 普 通 法 原 則 作 為 不 施 援 手 的 藉 口 。

儘 管 現 在 削 弱 人 權 法 的 趨 勢 已 明 顯 不 過 , 我 仍 然 不 想 低 估 法 庭 的 正 面 貢 獻 。 與 很 多 其 他 普 通 法 地 區 相 比 , 香 港 法 庭 曾 經 作 過 英 勇 的 嘗 試 , 去 迎 接 人 權 的 概 念 和 原 則 , 並 且 在 人 權 受 到 侵 犯 時 亦 曾 毫 不 猶 豫 地 質 疑 行 政 機 關 。 的 確 有 些 法 官 有 超 乎 常 人 的 才 華 和 勇 氣 。 辯 論 人 權 法 的 背 景 , 是 一 種 陷 司 法 人 員 於 艱 難 境 地 的 環 境 , 對 法 官 的 一 些 原 本 公 道 的 批 評 , 也 許 因 這 種 考 慮 而 要 稍 作 平 緩 。 普 通 法 傳 統 的 法 官 角 色 , 不 鼓 勵 司 法 界 參 與 公 眾 辯 論 。 中 國 當 局 聲 稱 基 本 法 並 無 條 文 讓 現 任 的 法 官 , 在 九 七 年 六 月 後 留 任 的 言 論 , 也 許 窒 礙 了 他 們 的 司 法 角 色 。 前 首 席 大 法 官 任 內 更 感 困 難 , 因 為 他 在 任 內 之 時 , 已 被 視 為 未 來 行 政 長 官 的 可 能 人 選 。

司 法 界 亦 一 定 曾 受 人 權 法 有 限 而 模 糊 的 視 野 所 影 響 。 一 方 面 , 法 案 受 到 它 不 能 逾 越 的 《 英 皇 制 誥 》 所 限 制 , 並 受 法 案 的 保 留 條 款 束 縛 , 例 如 有 關 民 主 發 展 的 障 礙 。 另 一 方 面 , 又 有 基 本 法 新 憲 制 秩 序 帶 來 的 不 明 朗 ( 缺 乏 民 主 和 問 責 ) , 與 及 基 本 法 亦 有 條 款 , 令 法 案 不 能 完 整 落 實 。 由 於 人 權 法 是 在 新 舊 宗 主 國 間 爭 鬥 中 孕 育 , 似 乎 無 人 願 意 負 起 照 顧 它 的 責 任 。 如 果 英 國 真 有 它 所 稱 的 使 命 感 , 它 就 應 該 給 人 權 法 地 位 , 不 單 讓 它 凌 駕 於 《 英 皇 制 誥 》 , 更 應 高 於 英 國 對 香 港 的 管 治 — — 不 應 給 世 界 造 成 這 種 印 象 : 袛 有 中 國 要 受 一 個 人 權 法 體 制 的 約 束 。

另 一 個 有 關 人 權 法 的 矛 盾 , 就 是 英 國 和 香 港 政 府 , 一 方 面 要 說 服 國 際 社 會 ( 主 要 透 過 聯 合 國 監 察 機 構 ) , 說 人 權 法 管 用 、 良 好 而 重 要 , 同 時 又 要 說 服 中 國 政 府 ( 主 要 透 過 中 英 聯 絡 小 組 ) , 說 人 權 法 並 無 影 響 殖 民 地 施 政 和 管 治 的 能 力 。 也 許 法 官 在 個 人 和 專 業 上 , 都 被 困 於 相 似 的 兩 難 境 地 。 雖 然 沒 有 理 由 相 信 胡 夫 爵 士 也 受 到 影 響 , 但 他 那 些 現 實 主 義 的 警 告 , 很 容 易 被 視 為 為 了 迎 合 新 宗 主 國 而 來 。 如 果 我 對 司 法 界 過 份 挑 剔 , 那 是 因 為 我 們 生 活 的 普 通 法 制 度 , 教 導 我 們 要 那 麼 高 度 地 崇 敬 司 法 人 員 , 以 至 在 舊 秩 序 未 死 、 新 秩 序 未 生 的 混 亂 環 境 中 , 我 們 仍 然 企 盼 法 官 堅 守 我 們 生 活 希 望 依 循 的 準 則 。

日 思 佳 教 授


1996/1997 (c) 香 港 人 權 監 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