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 港 人 權 監 察

人 權 在 香 港

現 時 香 港 人 對 主 權 移 交 的 憂 慮 都 可 以 歸 結 於 一 個 日 子 – 一 九 八 九 年 六 月 四 日 。 如 果 不 是 這 個 日 子 , 大 部 份 香 港 人 都 希 望 盡 快 回 歸 祖 國 , 結 束 殖 民 地 統 治 。 但 可 惜 在 北 京 天 安 門 廣 場 所 發 生 的 事 情 , 令 到 《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 內 幾 個 關 鍵 的 承 諾 一 下 子 給 摧 毀 了 。 在 這 之 前 , 中 英 雙 方 對 於 香 港 將 來 的 「 高 度 自 治 」 都 採 取 一 個 比 較 寬 鬆 的 態 度 , 以 良 好 的 意 願 來 討 論 問 題 , 達 成 共 識 或 作 出 妥 協 。

在 一 九 八 四 年 中 英 雙 方 聯 署 《 中 英 聯 合 聲 明 》 的 時 候 , 無 人 能 夠 預 見 中 國 歷 史 上 的 另 一 次 慘 劇 。 當 「 天 安 門 事 件 」 出 現 後 , 英 國 政 府 覺 得 這 個 由 它 統 治 了 差 不 多 150年 的 殖 民 地 需 要 更 多 保 障 , 以 保 証 將 來 特 區 居 民 所 嚮 往 的 自 由 得 以 維 持 。

英 國 所 行 的 第 一 步 就 是 制 定 《 人 權 法 》 。 事 實 上 , 英 國 早 已 簽 署 聯 合 國 的 《 公 民 權 利 和 政 治 權 利 國 際 公 約 》 以 保 障 基 本 人 權 , 中 國 政 府 在 《 基 本 法 》 第 39條 亦 有 註 明 這 條 公 約 及 其 他 聯 合 國 公 約 在 九 七 年 後 繼 續 有 效 。 所 以 《 人 權 法 》 只 是 多 一 重 保 障 , 去 保 護 原 本 已 有 的 及 應 有 的 , 並 將 公 約 及 零 碎 的 法 律 條 文 確 認 的 權 利 , 寫 成 一 份 本 地 的 法 律 文 件 。 而 這 條 條 例 得 到 香 港 市 民 一 致 支 持 , 在 經 過 一 些 修 訂 後 , 已 於 九 一 年 六 月 八 日 生 效 。

但 是 中 國 政 府 卻 不 接 受 這 條 條 例 , 它 認 為 既 然 《 基 本 法 》 已 承 諾 國 際 公 約 繼 續 有 效 , 香 港 政 府 卻 在 《 聯 合 聲 明 》 簽 署 後 作 出 這 種 修 改 , 違 反 《 聯 合 聲 明 》 協 議 及 其 精 神 。 北 京 單 方 面 透 過 一 個 極 不 受 歡 迎 的 傀 儡 組 織 「 預 委 會 」 , 提 出 在 九 七 年 七 月 後 廢 除 《 人 權 法 》 。 預 委 會 聲 稱 還 原 六 條 很 久 已 沒 有 採 用 而 富 壓 制 性 殖 民 地 條 例 , 這 些 條 例 直 接 限 制 市 民 的 言 論 、 新 聞 、 集 會 及 結 社 自 由 , 它 們 因 違 返 《 人 權 法 》 而 被 修 訂 。

而 前 首 席 大 法 官 楊 鐵 樑 爵 士 也 捲 入 其 中 爭 議 , 更 令 公 眾 感 到 不 安 。 在 一 個 民 主 社 會 內 , 司 法 人 員 應 保 持 「 政 治 中 立 」 , 但 楊 爵 士 卻 未 經 深 思 熟 慮 下 在 一 個 私 人 晚 宴 上 向 一 位 中 方 官 員 表 達 他 的 意 見 。 他 認 為 《 人 權 法 》 在 香 港 法 律 體 系 中 多 加 一 層 , 令 到 法 官 運 用 時 出 現 困 難 。 法 律 專 家 對 此 事 更 加 疑 惑 , 但 不 是 對 《 人 權 法 》 的 地 位 問 題 , 因 為 作 為 新 立 的 法 例 , 它 只 會 優 先 於 已 往 法 例 , 而 是 香 港 的 首 席 司 法 人 員 竟 然 無 法 理 解 這 點 。 而 一 般 市 民 亦 對 他 在 這 種 場 合 中 討 論 如 此 政 治 敏 感 問 題 缺 乏 判 斷 力 的 表 現 感 到 震 驚 。

楊 爵 士 已 角 逐 首 任 「 特 區 行 政 首 長 」 及 已 辭 去 大 法 官 職 位 。 現 在 解 釋 這 條 法 案 的 責 任 便 會 落 在 他 的 繼 任 人 身 上 。 我 們 希 望 這 位 人 士 能 清 楚 確 認 《 人 權 法 》 的 本 質 和 重 要 性 。

現 時 另 一 個 對 「 一 國 兩 制 」 的 障 礙 就 是 《 基 本 法 》 第 23條 , 它 寫 明 容 許 特 區 政 府 自 行 立 法 阻 止 「 叛 國 、 分 裂 國 土 、 煽 動 叛 亂 及 顛 覆 中 央 人 民 政 府 等 行 為 。 」 在 中 國 大 陸 , 政 府 對 這 些 「 罪 行 」 解 釋 是 非 常 模 糊 的 。 明 報 記 者 席 揚 便 因 發 表 一 份 資 料 , 而 被 控 「 洩 露 國 家 機 密 」 罪 , 而 其 實 那 份 資 料 只 是 政 府 部 門 所 做 的 經 濟 數 字 , 並 已 為 其 他 傳 媒 報 導 。 因 為 這 種 所 謂 「 罪 行 」 , 席 揚 便 被 剝 奪 了 12 年 的 自 由 。 從 這 件 事 件 看 來 , 由 將 來 傀 儡 立 法 機 關 去 立 法 界 定 《 基 本 法 》 第 23 條 , 是 令 人 極 為 擔 憂 的 。

港 澳 辦 主 任 魯 平 先 生 重 覆 地 試 圖 恢 復 香 港 人 的 信 心 , 但 他 談 話 內 容 卻 是 自 相 矛 盾 及 缺 乏 說 服 力 。 他 認 為 九 七 年 後 香 港 人 的 生 活 會 更 好 , 中 國 會 容 許 更 多 的 民 主 , 更 大 程 度 的 新 聞 自 由 及 香 港 會 繼 續 繁 榮 。 但 現 實 上 , 現 時 由 部 份 直 選 產 生 的 立 法 局 , 卻 在 九 七 年 被 迫 解 散 , 由 北 京 政 府 所 篩 選 , 一 個 毫 無 法 理 基 礎 的 臨 時 立 法 會 所 取 代 。 最 近 魯 平 先 生 在 解 釋 他 對 新 聞 自 由 概 念 時 竟 說 報 紙 可 以 報 道 台 灣 爭 取 獨 立 , 但 絕 不 能 在 評 論 中 表 示 支 持 , 這 就 是 所 謂 更 「 多 」 的 民 主 和 更 「 大 」 程 度 的 新 聞 自 由 !

在 香 港 , 一 般 市 民 對 中 國 政 府 都 採 取 「 聽 其 言 , 觀 其 行 」 的 態 度 。 中 國 大 陸 雖 然 不 斷 在 變 , 但 仍 然 是 一 個 專 制 政 權 , 壓 制 著 人 民 反 對 的 聲 音 。 在 鄧 小 平 開 放 改 革 的 政 策 下 , 很 多 地 方 都 有 所 改 進 ; 但 是 , 它 始 終 無 法 接 受 「 不 同 意 見 的 表 達 是 一 種 健 康 現 象 , 對 整 體 社 會 的 發 展 和 繁 榮 都 有 積 極 的 貢 獻 」 這 個 事 實 。 它 亦 不 能 理 解 遊 行 示 威 會 更 能 保 障 而 非 破 壞 政 治 安 定 。

而 更 令 人 不 安 的 , 是 現 今 中 國 領 導 人 並 不 明 白 , 香 港 現 有 的 活 力 和 幸 福 , 是 建 基 於 個 人 自 由 得 以 保 障 及 法 治 精 神 得 以 落 實 之 上 。 中 國 國 家 主 席 江 澤 民 在 九 月 接 受 一 份 法 國 報 章 訪 問 時 表 示 , 香 港 的 繁 榮 進 步 主 要 是 靠 香 港 人 的 企 業 精 神 及 內 地 的 支 持 , 而 他 在 今 年 初 與 一 位 香 港 銀 行 界 人 士 作 私 人 討 論 時 , 曾 表 示 他 本 身 並 不 明 白 法 治 的 重 要 性 ! 其 實 這 並 不 希 奇 , 法 律 在 中 國 是 一 種 「 專 政 工 具 」 , 操 縱 在 政 府 手 上 ; 而 在 香 港 , 則 「 法 律 面 前 , 人 人 平 等 」 , 政 府 亦 要 向 法 律 負 責 及 受 其 約 束 , 正 如 其 他 普 通 市 民 一 樣 。 這 正 是 防 止 濫 權 、 專 制 、 獨 裁 和 貪 污 的 最 有 效 方 法 。

在 不 明 白 這 些 概 念 的 人 治 下 , 人 民 是 非 常 不 安 的 , 但 我 們 還 有 些 微 樂 觀 的 理 由 。 中 國 正 在 改 變 , 雖 然 速 度 很 慢 或 者 間 中 出 現 倒 退 的 情 況 。 最 近 中 國 政 府 向 香 港 「 民 主 派 」 提 出 友 好 的 姿 態 , 顯 示 北 京 政 府 對 香 港 的 政 策 或 許 較 前 寬 鬆 。 而 中 國 共 產 黨 的 政 治 局 亦 提 出 在 香 港 及 台 灣 的 問 題 上 , 不 能 有 「 過 左 」 的 政 策 。 當 然 最 後 我 們 要 等 到 政 策 真 正 落 實 , 才 能 作 出 準 確 判 斷 。

直 到 臨 時 立 法 會 的 成 立 , 我 們 才 能 知 瞭 它 具 體 的 運 作 ; 直 到 第 一 份 批 評 中 國 政 策 的 文 章 見 報 , 我 們 才 知 新 聞 自 由 是 否 得 到 保 障 ; 直 到 第 一 批 人 士 在 中 環 示 威 , 我 們 才 知 言 論 及 集 會 自 由 是 否 真 的 得 以 維 持 。 在 這 之 前 , 無 人 能 準 確 預 測 得 到 中 國 的 承 諾 是 否 兌 現 。 中 國 政 府 以 往 的 紀 錄 並 不 良 好 , 但 只 要 香 港 人 能 決 心 爭 取 所 承 諾 的 權 利 , 希 望 尚 在 人 間 。 這 需 要 我 們 站 在 一 起 。 富 蘭 克 林 曾 經 說 過 : 「 那 些 願 意 犧 牲 個 人 自 由 以 換 取 安 全 的 人 , 理 應 一 無 所 有 。 」


1996/1997 (c) 香 港 人 權 監 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