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電話: (852) 2811-4488    傳真: (852) 2802-6012

電郵地址l: contact@hkhrm.org.hk    網址: http://www.hkhrm.org.hk

性傾向與人權在香港

報告書

(2005520)

 

供即時發放

報告全文(只有英文版)︰http://www.hkhrm.org.hk/PR/sexualorientationpaper.htm

 

查詢︰羅沃啟 〔總幹事〕- 2811 4488

 

 

報告書摘要

 

(2005520•香港) 在一九九四年,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闡述:性傾向歧視違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所列的基本人權。在其後的十年,性傾向權利的保護不斷得到發展,香港作為國際人權體制的一部份,亦不能再漠視有關性傾向的人權準則和義務。

根據聯合國各主要國際人權公約監管組織的意見,性小眾受到現行人權公約的保護。聯合國數個人權委員會亦曾指出香港未能為性小眾提供保護的不足之處。「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委員會」在二零零一年批評香港未能立法的不恰當,指出「香港特區未能禁止性傾向歧視」屬於「主要關注的問題」。該委員會在二零零五年五月十四日(上周五)重覆以往的批評,重申對「〔香港〕現行反歧視法並不包括基於性傾向作出的歧視,表示關注。」在一九九九年,「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亦曾對此作出類似批評:「委員會仍然關注到,現行法例並未為基於種族或性傾向遭受歧視的人士,提供任何補救。香港作為一致力遵從國際所訂標準的城市,實不能對這些發展等閒視之。

 

肯定性傾向權利的的發展並不局限於聯合國内。世界上不少國家均已立法保護性小眾。況且,有關發展並不限於在西方世界,南非、厄瓜多爾、斐濟等國家已經修訂國家憲法,明確禁止性傾向歧視,正好說明此一事實。離香港不遠的臺灣亦已採取相關措施,將保護性小眾權利定為公共政策,將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亦在籌備當中。

 

反對性傾向權利的人士可能指出,不少國家仍未有保護性小眾。事實上,很多國家仍然忍受甚至容許針對性小眾人士的暴力行為。可是,這些國家的人權紀錄普遍欠佳,以至經常受聯合國與及國際非政府組織譴責,它們絕不值得香港借鏡。因此,儘管香港並非唯一未曾立法保護性小眾人士的地方,但卻要考慮到我們是否願意與這些人權紀錄上聲名狼藉的國家齊名。

 

本港有團體指稱,性傾向是一敏感的文化議題,就性傾向歧視立法必須依循本地文化環境,所以必須遏止這方面的立法。這種說法漏洞百出,原因有四:(1)研究顯示,香港在文化上可以接受對性小眾作出保障,譬如香港理工大學在二零零二年就香港人對性小眾的態度進行調查,發現接近八成受訪者支持同性戀者可獲得同等權利;(2)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已清晰作出譴責,指維護文化不可作為違反性傾向歧視的理據;(3)國際人權體制的目的,是保護小眾社群,尤其當小眾社群被社會的大眾文化抗拒排斥之時;(4)亞洲其他與香港文化背景相近的司法管轄區(例如華人為主的台灣),已開始立法保障不同性傾向人士權益。

 

要改善香港對性小眾的待遇,本報告書提出三項政策建議。第一,香港政府應修改法例,消除同性性行為與異性性行為兩者的同意年齡歧異。第二,政府應訂立性傾向平等機會條例。第三,政府應選擇一種方式,在法律上承認同性伴侶的關係。香港作為一遵守國際標準的國際城市,必須開始作出述改革。

 

同意性交年齡的平等

 

香港現行法例對同性與異性性關係,作出不同的規管。首先,同性戀者作出同意肛交的年齡為二十一歲,但異性戀者作出同意陰道交的年齡則是十六歲。其次,男性若與未成年少女進行陰道交,一經定罪,可被判監五年,但男性若與未成年男子進行肛交,則可被判處終身監禁。有趣的是,香港的同意性交年齡法例,完全忽略女同性戀者的存在。

 

同性戀性關係與異性戀性關係存在不同的同意年齡,有違國際人權法。此等差異違反《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及《兒童權利公約》中有關所有人不受歧視的條文。從比較的角度看,其他亞洲國家,例如台灣、南韓、泰國、越南、柬埔寨及菲律賓,同性伴侶及異性伴侶之間的同意性交年齡已無分別,可見香港已經落後於人。「歐洲人權委員會」曾確認,同意性交年齡的差異有違人權(包括個人私隱權及不受歧視權利)。這些法律原則亦已在歐洲人權法庭及後作出的裁定中得到確立。香港的法例對性行為作出的監管,與人權標準不符,所以,香港必須改革其刑法,消除同性性關係與異性性關係在刑法上的不平等。

 

訂立反歧視法例

 

現時在香港,性小眾並無透過法律程序就歧視行為作出申索的渠道。政府至今所曾作的進展,是透過民政事務局發表無約束力的政策聲明。民政事務局在一名為「平等機會:性傾向」的聲明中,宣稱「人人應在生活上各方面享有平等機會,無分種族、膚色、性別、宗教、性傾向,或其他身分……除了性傾向外,雙性戀者、女同性戀者和男同性戀者與社會上其他人士並無分別。」民政事務局亦編製了《消除性傾向歧視的僱傭實務守則》,可惜守則內所載亦只是一系列的建議。

 

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清楚顯示不應因個人的性傾向而否認他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而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也列明不應因個人的性傾向而否認他的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以上的權利包括了性小衆於就業、公共事務及申請公共房屋上應享有平等對待。

 

聯合國並不是唯一的傑出性小眾權利爭取者,世界各地的司法團体也被邀請去一同保護性小眾平等權利,例如在歐洲,歐盟建基的條約 ( 羅馬條約 ) 也包括性傾向作為對抗歧視的根據隨後,歐洲議會於2000年發出了一項指令以防止直接或間接對性小眾的就業歧視

 

保護性小眾,並不限於歐洲例如加拿大就將性傾向歧視列為加拿大人權法》和個別省級律法的一個保護項目;美國很多州和市也禁止性傾向歧視;中南美洲的巴西、哥斯特尼加和厄瓜多爾都有全國或地區性法例保護性小眾;在非洲,南非憲法明言保護性小眾,納美比亞的勞工法例亦為性小眾提供保護;中東的以色列的勞工法例也保護性小眾;澳洲和紐西蘭也有性傾向方面的平等機會法律;在亞洲,台灣最近也修改了法律,保護教育和憲警招募方面的平等權利。在南韓,它的國家人權委員會法也將性傾向歧視列作調查範圍。

 

上面所述,性傾向方面的平等法律保護是相當普遍的,顯而易見,與其他尊重人權的司法管轄區相比,香港沒有任何具法律效力,針對保障性小眾權益的法例,情況十分罕有。若香港想維持其國際都會的美譽,必須與時並進,制定反歧視法例,保障性小眾權益。

 

承認同性伴侶

 

性小眾平等權利的重要一環,是同性伴侶獲承認的權利。

 

立法會的研究性向歧視問題小組委員會試圖討論同性伴侶權益的問題,成效卻十分有限。香港政府把同性伴侶權利與「婚姻」權利混為一談,當中的邏輯論說站不住腳。政府可考慮以下述四種方式承認同性伴侶的地位: (1)初步設立一伴侶註冊處,而該處不會給予同性伴侶任何法律權益;(2)設立一伴侶註冊處,而該處可給予同性伴侶法律權益;(3)在移民法的範圍內承認同性伴侶;(4) 給予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同等法律地位。

 

結語

 

總括而言,香港現時有關性傾向的法例有很多不足之處,法律改革有其必要。可引進的改革可分為三類:首先,政府當局應撤銷刑法中針對同性與異性性關係的條文的不平等。其次,政府當局應制定反性向歧視條例,保障性小眾的權益。政府當局亦應制定法例,在法律上承認同性伴侶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