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間人權陣線

對反種族歧視立法諮詢文件的立場

 

 

1.    民間人權陣線人權委員會小組歡迎特區政府為反種族歧視立法,但今次立法卻足足遲了三十五年︰《消除一切形式種族歧視國際公約》在1969年已適用於香港,但政府一直拒絕以立法履行公約的義務,禁止任何個人、私人團體或機構的種族歧視。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多年來對此表示關注,並明言不同意特區政府反對立法的理據(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200189),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更曾對此表示遺憾(2001511)

 

2.    按上述公約第一條,任何人不可基於種族、膚色、世系或民族或人種而作出任何歧視。我們認為履行國際人權公約的責任只是最低要求,香港在推動人權發展方面應採取積極進取的態度,立法所訂的標準應高於國際人權公約的最低要求。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應屬此公約所保障範圍。

 

3.    法例須使下列故意行為受刑法懲處︰

3.1.  公開煽動種族歧視、仇恨或暴力。

3.2.  公開發表種族主義言論。

3.3.  結社以煽動、宣傳種族歧視。

3.4.  基於種族理由公開羞辱、誹謗或威脅他人。

 

4.    特區政府在20012月採納平機會修改《性別歧視條例》和《殘疾歧視條例》的部份建議,譬如擴大性別歧視和性騷擾的適用範圍,按現行法例,只將業主性騷擾或性別歧視租客訂為非法行為,但租客性別歧視或性騷擾其他租客、分租客則不違法。然而,政府至今尚未向立法會提交條例草案。我們認為,種族歧視條例的草案,應建基於接納平機會在19992月所提出的修訂。

 

5.    立法需使政府及公共機構在法律上有積極責任維護種族平等及預防種族歧視。

 

6.    按上述公約第二條,特區政府可採取特別具體措施確保若干種族團體或個人獲得充分發展和保護,以保証不同種族享有同等人權和基本自由,倘目的已達,有關特別具體措施便須撤銷。

 

7.    若警方採取種族描繪(racial profiling),將加深「少數族裔經常犯案」的成見,容易濫用司法體系。我們反對特區政府在執法時帶任何成見,選擇性執法。

 

8.    反對種族歧視的豁免條款愈少和愈狹窄愈好,除非証明有必要豁免,否則不應保留。譬如合夥人數目,法例不應豁免少於六人的合夥人可不受法例監管。

 

9.    條例對中小企業的寬限期不應超過兩年。鑑於現時三條反歧視法例已實施多年,而反種族歧視條例與該三條現行法例的內容相近,因此毋須比該三條法例的實施的寬限期應更短。

 

10. 負責執行反種族歧視法例的機構應有以下條件︰

10.1.     獨立於行政機關的控制,而政府需提供足夠資源讓其發揮功能。

10.2.     委任其成員的過程須確保其獨立性,有多元種族成份,並向公眾問責。

10.3.     委任過程應具透明度、公平、公開和讓公眾參與,做到唯才是用。

10.4.     該機構有足夠職能以協助受害人,包括足夠的調查權力,展開司法程序,提供法律援助,監督立法,向行政、立法機構提供意見,進行教育及推廣工作、研究及調查工作。

 

11. 政府須將整份諮詢文件翻譯成多種文字以諮詢少數種裔,並積極到不同社區進行宣傳和諮詢工作。

 

12. 諮詢文件應附上具體法律條文草案作諮詢,令諮詢更深入和具成效。

 

13. 促請政府盡快就防止年齡和性傾向歧視立法。

 

14. 促請政府盡快成立有廣泛權力、高層次和獨立的人權委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