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責解釋 否則引退 (2003年10月25日)

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王見秋,在沒有提供充分的理由,在提出賠償的建議後,辭退了候任的行動科總監。王見秋這處事方式,粗暴和橫蠻,毫無公義可言,僅以賠錢 了事,仿如「有錢大曬」,與其他無良僱主的行徑無異。

這種行徑,侵犯了余仲賢的就業權利(《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六條)和無所歧視地出任公職的權利(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公約》第二十五條) 。

這種侵權的行為,竟然出自理應維護人權的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之手,實在令人遺憾,亦令香港蒙羞。

香港人權監察認為:平機會不是王見秋的私人公司,而是受公眾委託,向公眾問責,去管理好平機會,去消除歧視,他不能按個人的喜好而任意行事,在毫無合理解 釋的情況下,而辭退一個知識、經驗和能力都完全能夠勝任的候任人員,他欠公眾一個清楚的解釋和交代。

尤其在余仲賢提出了不少質疑,公眾有理由懷疑王見秋處理不當,有負公眾所託,懷疑王見秋是否適合繼續擔任平機會主席的情況下,王見秋更應第一時間給公眾全 面和合理的解釋,不然,王見秋只能盡速自行引退。

余仲賢指王見秋不滿他接受訪問,說在需要時就種族歧視問題立法提供意見或協助,超越了平機會的職權。余仲賢承認在接受報章訪問時,提及在需要時就種族歧視 問題立法提供意見或協助。但是,香港人權監察認為,余仲賢並無超越平機會上任主席的一貫做法,而且他亦是在上任主席和傳媒的要求下,接受訪問的,並無不妥 之處;對平機會內部而言,余仲賢亦無越權的問題;而這些言論也無對平機會或任何人造成損害。因此,不能將余仲賢以言治罪。

余仲賢稱接到平機會的行政及規劃總監陳奕民的來電,對他說:「你和主席的很多觀點都不同,會否考慮返回自己原來崗位?」(香港經濟日報2003-10- 24)即使王見秋對平機會的工作,有不同的看法或做法,在人事和政策正式修改之前,也不能追溯余仲賢先前言論的責任。再退一步而言,即使余仲賢有責,也不 罪至要加以非辭退不可。香港成功的一個重要原因,是不同意見能夠並存。余仲賢的職位是個執行的職位,縱有不同意見,也並非必然不能共事,決策權仍然在王見 秋手上,為何王見秋竟要排擠一個不同意見的下屬,至連給他上任嘗試的機會也不給。

至於余仲賢指王見秋在叫他重新考慮是否接受職位時曾說:「你的任命是繞過我的委任。我在未來3年是平機會的主席,我不會走,應該是你走!」(香港經濟日報 2003-10-24)如果王見秋真有這樣的話,只能顯示王見秋橫蠻無理,擅權無度,應該走的是他。余仲賢是經過五名平機會委員通過聘用,早在胡紅玉被告 知不能續約前,外間更對王見秋會取代胡紅玉亮不知情的情況下錄取的。即使真有繞過他的情況,王見秋也沒有理由因此而做出清君側的行為,難道他把平機會視為 自己的私人公司,或者他要將平機會發展為他自己的獨立王國,讓自己去當土皇帝。這種以私人安全感至尚的任人心態,與一個強調兼容並包、以消除歧視為本的機 構,毫不相稱。

余仲賢熟悉香港,對英國、歐盟,以至世界的歧視法律,有深厚的認識,亦有不少實際工作的經驗,

香港人權監察公開呼籲:平機會主席王見秋第一時間詳盡地向公眾解釋和交待辭退余仲賢的理據、辭退余仲賢的決策以及與余仲賢商討的過程;不然,王見秋只能盡 速自行引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