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釋法重創高度自治
羅沃啟

根據《基本法》一五八條,人大常委會擁有《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不過,人大常委有權釋法,是否代表人大可以任意釋法呢?

首先,行使這種釋法權力,會嚴重打擊普通法制度下的法治。

這種權力,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聯合聲明》訂明,香港原有的司法體制予以保留。在普通法的體制中,法律一經訂定,便獨立存在,除經修改,法律 的解釋不會因為當權者的政治利益而隨意改變,法律因而是相當穩定和可預期的,當權者和無權勢的小民都受到相同的保障,令人人都可以有起碼的根據去把握現在 和計劃將來。

法律的穩定、可預期和平等的保障,在於制度上有獨立而稱職的法院,對法律作大公無私的解釋。行政和立法機關不能左右法律的詮釋;法庭的解釋不受恐嚇 和個人偏愛的影響,也不容政治力量的干預,更不是為了某些狹窄和短視的政治目的服務。法院在解釋法律之前,更要照顧程序公義,容許涉案的各方有公平的機會 去提出自己的法律見解和理據,在考慮不同意見後,才按法律原則對法律進行解釋。

人大常委行使釋法這種權力,這種非由法院釋法的安排,本身就與普通法制度相牴觸,加上現行的釋法程序,毫無程序公義可言,更難服眾。

其次,《基本法》根本沒有不清晰的條文,這個說法不只法律界人士認同,就連政改三人組成員、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亦表示社會對有關政制發展的法律程序問 題分歧較少。舉個例子,究竟「○七年之後」是否包括「○七年」這個問題,專責小組根本一早已經有了結論,就連前《基本法》草委蕭蔚雲、《基本法》委員會委 員也認同「○七年之後」應該包括「○七年」,反映《基本法》條文不清晰是假,中央政府企圖插手《基本法》以達至主導香港政制發展才是真。

兩次人大釋法最不同的地方,是上次特區政府藉「一百六十七萬」的「大膽假設」,把部份民意拉到自己一邊,支持人大釋法。但是,現時香港市民對於○ 七、○八普選的訴求相當「頑固」,北京「拉一派、打一派」的企圖,對大多數市民而言,難免要落空了。

根據港大最近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經過一輪「愛國論」猛烈轟炸後,縱使相信「○七、○八普選」能夠實現的市民跌至一成多,但支持兩個普選的市民仍然 超過六成。證明不管用甚麼手段阻礙香港政制向前推進,也是「逆」民意而行,最終只會令選民於今年九月的立法會選舉中刻意投票給反對政府的候選人,令政府運 作癱瘓。

當上星期五宣布人大釋法後,民建聯及港進聯第一時間發表聲明支持人大釋法;自由黨則「尊重」人大釋法的權利,索性來個既不贊成也不反對。香港人權監 察特別呼籲全港選民於今年立法會選舉中「帶眼識人」,利用選票把支持人大釋法、出賣香港高度自治的候選人趕出立法會。

專責小組現時尚就有關政制發展的法律程序和原則問題諮詢公眾,諮詢尚未結束(例如他們與香港人權監察的諮詢約會就定於今日下午舉行),何來結論向中 央反映?《基本法》委員會的會議更已在政改三人小組面見常委前召開。中央宣布決定釋法之前,特區政府似乎對釋法不大知情,宣布時亦似未見過釋法草案文稿。 人大這個時候宣布釋法,充份顯示中央根本不放專責小組、以至香港人在眼內,恍如摑了專責小組一記耳光。

這次人大常委再次使出「人大釋法」這把尚方寶劍,粗暴介入香港的政制發展,香港人權監察認為只會出現雙輸的局面:專責小組和特區政府遭架空,重創 「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台灣民眾認清「一國兩制」真面目,恐怕只會對台獨訴求有增無減;國際社會明白到中央政府可以為了「一國」的全面控制,不惜破 壞捍 「兩制」的承諾,對損害法治毫不遲疑,能不對「一國兩制」再作評估?

……………………………………………………

作者為香港人權監察總幹事
﹝原文刊於3月31日 蘋果日報﹞

版權所有 © 2004, 香港人權監察
本會主頁 | 連結圖 |  聯絡我們